技術特色

環保時代清潔與環境污染觀念的演變

 

清潔觀念

 

-由放任→管理5S→微細的生態的

 

-由天然→苛性、速效→溫和長遠

 

由粗糙的用看的摸的用嗅的感覺的

 

-由隨意的→大量濫用→適量夠用

 

-由物理的→化學的→生物的

 

 

 

環境污染觀念

 

-污染源指標

 

  COD / TOD(化學需氧量)-理論上將污染源徹底氧化分解所需之O2

   ↓

  BOD(生化需氧量)-實際上以微生物(自然活菌)將污染源分解所耗用之O2

   ↓

   ↓(生物分解度BOD5BOD20BOD28 - 歐盟

  生物毒性評估-水蚤、發光微生物群、微生物代謝率測試。

 

                EX100 %的糖液比較於    V.S. 0.1 %的毒性物phenol

 

 

 

 

 

 

臭味影響(硫化氫對人體的危害)

 

 

臭味除了惡臭外,另外不為人知的重大影響是:臭氣中含有毒性的硫化氫和沼氣(H2SCH4
其中硫化氫和水氣結合產生的腐蝕性稀硫酸會腐蝕地下室週邊的控制設備和電路,甚至導致
電梯的控制系統加速銹蝕,造成公司維護上極大的成本支出。長期處在臭味瀰漫的環境,對
員工及顧客也都會造成深遠的健康危害,影響企業形象至鉅。

 

 

 

 

 

 

 

大型建築物或大飯店之排放陰井(油水槽,沉澱池)

,更是惡臭,環境衛生及管理上的大困擾,需花費極高費

用請人清理,油泥無處可去,是台灣環境污染的殺手.而

排放含油脂污水會污染附近數百公尺的週邊環境。

 

 

 

 

 

廢水微生物添加原理的演進

 

第零代:不添加微生物製劑或添加相似廢水場污泥作為植種用途。

 

第一代:添加消解特定污染物的強勢微生物菌種(尤其是分解纖維素、油脂、芳香族或含

        鹵族碳氫化合物)。適用於實驗室調配之單純汙染物。

 

 

第二代:調配相互協同共生之多株菌種,以利污染物食物鏈上下游之有效消解,同時採用

        更多兼氣菌種,可適用於實驗汙染源變異較小之狀況。

 

第三代:因應實務上污染源變異大,微生物族群繁多,分解過程微生物消長變化快速等複

        雜因素,採用自然史演化悠久之優勢菌種,配合環境自然微生物共生發酵,形成

        具有"動態共生"(啟始菌族因環境成份組成差異而變化)特性之生物製劑,可廣泛

        適用於較大變異之汙染源而能發歡長期效用。

            

未來發展方向:

 

             因應近代分子生物學及基因工程之發展,未來將持續在污染物消解之動態過程、基

       因工程微生物、環境毒性物偵測及真菌、藻類及植物對污染消解之研究等方面持續

       發展,而可因應個別污染之狀況採取更為有效之生物除污方案。

 

 

 

 

                    生物效率還可以提昇五倍十倍

 

               EX:厭氧消化(酸化+甲烷化):(Henxen & Harremnoes 1983)

               純菌種培養:13 Kg COD/Kg VSS.d

               混合培養:2 Kg COD/Kg VSS.d

               實場:0.1-0.25 Kg COD/Kg VSS.d

 

 

 

 

DR.BIO系列生物性清潔產品的技術特色

 

生物製劑系列產品中的“活菌”是普通的大自然安全活菌。(篩選土壤、河川中非基因改變的)

 

但:  *為什麼不只是實驗室中培養基分解實驗中的微生物?

      *為什麼不只是廢水曝氣池中的自然微生物?

      *為什麼不只是一般農業堆肥除臭用的微生物混合營養液?

 

因為:*多株有效菌種的配合。

      *基於有機污染的多樣性。(油脂、蛋白質、澱粉、界面活性劑...。)

      *分解特定污染需不同活菌的協同合作。(已先由A菌分解的產物,再接著由B菌分解

        。)

      *必須是“兼氣性”的菌株(Facultative

      *應用在表面的清潔,也應用在水槽、污水池底部,所以必須是“有氧,無氧”皆可進

        行分解作用的品種。

      *必須是“產孢性”的菌株(Spore.)。

      *可以抵抗惡劣的環境,可以冬眠安定。

      *可以維持數年“有生命的”產品品質安定技術。

      *“最高機密”的配方技術。

      *(活菌+酵素+營養+安定成份+溫和不傷細胞的化學成份)-配方成明亮的顏色及 

        舒適香料的“商品”。

 

執行:*立即清潔(酵素+化學)。

      *徹底除臭(分解微量污染)。

      *抑制雜菌、黴菌(生態拮抗作用)。

      *不造成二次污染,而且有助於分解污染的功能(活菌是大自然的分解者)。